SQ嘀嗒

瓶邪一生推!!!小哥和吴邪都要开开心心哒~

【瓶邪】遐想 短篇 HE

       吴邪每天每天的做梦,梦到自己在一个酒吧喝酒,酒吧很安静,放着爵士乐,人也不多,零零散散的。酒瓶酒杯调酒器有些凌乱的放在柜台上,在灯光的照射下显得柔和而又坚固。面无表情的调酒师小哥从来不问他要喝什么,却总能给他他最想要的那杯酒。默默无言,直至梦醒前,吴邪就会放下酒,将钱压在酒杯下,站起身来,回到现实。

       吴邪会记得酒吧的光,酒吧的酒瓶酒杯调酒器,也会记得那个面无表情的调酒师小哥。但不记得自己喝了什么,可是很喜欢,喜欢那个梦里的酒吧,喜欢一个人坐在那,喜欢喝酒,听些不错的音乐。

       后来吴邪就自己开了个酒吧,招了个调酒师小哥,面无表情的那一种。

       吴邪不做那个梦了,他觉得他已经有了那个梦,现实版的那一种。
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但有天他梦到自己和调酒师小哥在一起了,梦醒后他觉得,哇哦,真好耶!所以他向调酒师小哥告白了,调酒师小哥接受了,吻了他,黏糊糊的那一种。
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吴邪看着自己那么开心自己也很开心。蛇毒,或者说费洛蒙,吸收的时候很痛苦,有很多令人难过生恨的记忆。但这个,是很美好的,别人的记忆,吴邪把主角替换成自己是毫无违和感。受不了那些黑暗的一切时,他会遛一遛这段记忆,就像晒阳光一样,心里有了不少的慰藉。
 
       事态变得严峻,于是吴邪就再也没去晒过太阳。

       所有事情都结束了,吴邪要去蛇毒,虽然不可能完全的消除,却可以减少这些蛇毒带来的记忆的感觉。也就是说,对消除不了的那部分记忆的感触会大幅度下降 。吴邪蛇毒去除的很成功。

      但吴邪留下了些小秘密。

      再后来的后来的后来,吴邪和胖子张起灵去了雨村,日子过的很舒适。

       吴邪有次在晒太阳,摇着小蒲扇,哼着小曲儿。张起灵走过来问他哼的是什么,吴邪说,梦过的曲子,不知道名字。很久很久,两个人都没有讲话,吴邪继续哼着不知名的小曲儿。张起灵就在一旁沉默。

       张起灵突然在吴邪耳边说了些什么,吴邪愣了愣,然后一下就笑了,十几年来笑的最开心的那一种。于是他们接吻了,黏糊糊的那一种。他们在一个记忆里,听过同样的曲子,他们是注定要在一起,心有灵犀的那一种。

评论(2)

热度(15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