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Q嘀嗒

瓶邪一生推!!!小哥和吴邪都要开开心心哒~

涉水而过

Alec总会在难过、烦闷的时候去屋顶上射箭,体力的消耗可以让他忘记心里的不快。他会疲惫至极,然后回去,睡觉醒来,再将全部事情极力做到完美,这就是Alec的生活。
所以,当他因为母亲又一次责怪而跑到屋顶上射箭时,并没有想到这次会有什么不同。
手已经被弓弦磨到疼痛,Alec依然重复着拉弓放箭的动作,夜空中时不时绽出一些微亮的光。
然后一个轻佻的声音在背后想起:“说真的,孩子,我不认为现在的你可以承受这种程度的练习,我认为你需要休息会,还有,”那个声音顿了顿,“不要对一个好心人举起你的弓箭,那很不礼貌!”
Alec在听到动静时,即刻向声音的位置拉满了弓,但周围太黑了,他只看到模糊的轮廓。
虽然这个声音好听而温柔,并其似乎在关心他,但多年的训练没有让Alec就这么放松警惕。Alec心想,那我还是不礼貌的拉着弓,礼貌的问下话吧。
“先生,站在暗处的人让站在明处的人放下武器,可不是什么好建议。”
他好像看到暗处有金色的光一闪而过。他听到轻声的笑,他看清了那个人的模样。
天啊,Alec心想,认真的,纽约的冬天穿那么少!开襟的丝绸外衬下没有任何衣物,可以看到结实的肌肉,紧身皮裤看起来一点都不保暖!这个男人很漂亮,但Alec此时此刻只想往他身上套衣服。
这让Alec想到了lzzy,美丽的事物真是充满了为美不顾一切的勇气呀。
马格纳斯注意到Alec对自己身体的过分关注,心里有些洋洋得意。
今晚庆祝他成为布鲁克林大巫师的派对很棒,热闹非凡。但在派对上被突然告知布鲁克林大巫师有义务教导年幼的暗影猎人,成为他们的老师,这令马格纳斯措不及防。所以他提前结束了派对,一部分原因是不满,更多的是涌上心头的记忆让他没法再继续,又是暗影猎人,总没好事。
难得没用传送门决定走回去的马格纳斯感受到了异常,他抬头看到了一片灰蒙的天空,还有些微的闪亮,猫眼浮现又消失,微醺的马格纳斯决定去看看那个异常的源头。毕竟夜还很长,派对因为暗影猎人不愉快的提前结束了,他得另找些乐子。
年轻的漂亮的暗影猎人,还有愤怒与伤心,马格纳斯不禁想到,如果他是我要教的学生,凭这张脸我要给他个高分。当然,被弓箭对准时马格纳斯就不这么想了。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-
随便写的,半AU,bug很多应该Orz其他设定还在构思,大概是14或者15岁的Alec遇到马格纳斯,当然啦,马格纳斯是以暗影猎人老师的身份看着Alec他们长大。很无聊的零零碎碎的事,18岁才能真正谈恋爱哈哈~
最重要的一点,这十有八九是个坑哈哈哈哈哈哈哈溜了溜了~

【瓶邪】遐想 短篇 HE

       吴邪每天每天的做梦,梦到自己在一个酒吧喝酒,酒吧很安静,放着爵士乐,人也不多,零零散散的。酒瓶酒杯调酒器有些凌乱的放在柜台上,在灯光的照射下显得柔和而又坚固。面无表情的调酒师小哥从来不问他要喝什么,却总能给他他最想要的那杯酒。默默无言,直至梦醒前,吴邪就会放下酒,将钱压在酒杯下,站起身来,回到现实。

       吴邪会记得酒吧的光,酒吧的酒瓶酒杯调酒器,也会记得那个面无表情的调酒师小哥。但不记得自己喝了什么,可是很喜欢,喜欢那个梦里的酒吧,喜欢一个人坐在那,喜欢喝酒,听些不错的音乐。

       后来吴邪就自己开了个酒吧,招了个调酒师小哥,面无表情的那一种。

       吴邪不做那个梦了,他觉得他已经有了那个梦,现实版的那一种。
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但有天他梦到自己和调酒师小哥在一起了,梦醒后他觉得,哇哦,真好耶!所以他向调酒师小哥告白了,调酒师小哥接受了,吻了他,黏糊糊的那一种。
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吴邪看着自己那么开心自己也很开心。蛇毒,或者说费洛蒙,吸收的时候很痛苦,有很多令人难过生恨的记忆。但这个,是很美好的,别人的记忆,吴邪把主角替换成自己是毫无违和感。受不了那些黑暗的一切时,他会遛一遛这段记忆,就像晒阳光一样,心里有了不少的慰藉。
 
       事态变得严峻,于是吴邪就再也没去晒过太阳。

       所有事情都结束了,吴邪要去蛇毒,虽然不可能完全的消除,却可以减少这些蛇毒带来的记忆的感觉。也就是说,对消除不了的那部分记忆的感触会大幅度下降 。吴邪蛇毒去除的很成功。

      但吴邪留下了些小秘密。

      再后来的后来的后来,吴邪和胖子张起灵去了雨村,日子过的很舒适。

       吴邪有次在晒太阳,摇着小蒲扇,哼着小曲儿。张起灵走过来问他哼的是什么,吴邪说,梦过的曲子,不知道名字。很久很久,两个人都没有讲话,吴邪继续哼着不知名的小曲儿。张起灵就在一旁沉默。

       张起灵突然在吴邪耳边说了些什么,吴邪愣了愣,然后一下就笑了,十几年来笑的最开心的那一种。于是他们接吻了,黏糊糊的那一种。他们在一个记忆里,听过同样的曲子,他们是注定要在一起,心有灵犀的那一种。